对于慕挽歌说出的这两个消息,林剑锋着实被惊到了。

“额的乖乖,寻哥竟然有这么恐怖的背景,真是深藏不露啊!

难怪刚才寻哥这么淡定呢!”

林剑锋啧啧嘴,“不管是师境主还是宁会长,都能联系上李境主,并且都有资格与李境主平等对话。

有这两位大神在,那寻哥妥妥的没事。”

“那真是太好了!”

慕挽歌脸上喜颜悦色,“我这就跟师境主和宁会长联系!”

赵天顺和王起等人也都松了口气。

他们本来打算带着五龙商会所有人,不顾一切去救寻哥。

但现在一看,好像是不需要了。

不过,也正因如此,赵天顺等人对寻哥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寻哥不仅个人实力强大,而且背景通天,跟着寻哥混,想不一飞冲天都难啊!

韩国性感模特清纯诱惑写真

……

与此同时。

几辆黑色越野车渐渐离开了中海市区,朝着郊外驶去。

方寻看了眼窗外,问道:“杨队长,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杨泽晨阴冷一笑,而后道:“方会长,我们要去的位置比较机密,所以还望你能配合一下。”

说着,杨泽晨拿出了一个黑色的金属眼罩,递给了方寻。

“没问题。”

方寻呵呵一笑,很配合的戴上了眼罩。

杨泽晨见方寻这么配合,心里嘴角划过了一抹冷笑。

还以为这家伙多难搞,现在不照样被自己拿捏得死死的。

方寻也没有去管杨泽晨想什么,而是是翘着二郎腿,一脸悠哉,闭上眼睛打盹。

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且这些家伙对自己真构不成威胁。

就算是闭着眼睛,自己也能轻松秒杀他们。

车子大约又开了一个多小时。

“方会长,到了,可以取下眼罩了。”

杨泽晨淡淡地说了句。

“这么快?”

方寻取下眼罩,打了个哈欠,还伸了个懒腰。

杨泽晨心里很是不爽,这家伙的心态也太稳了吧?

以前那些危害神州安的巨枭,江洋大盗,罪大恶极之徒,一旦被自己抓到,一个个都怂得跟狗一样,有的还直接吓得尿裤子。

可这小子怎么一点都不害怕,搞得好像是来度假的一样?

杨泽晨冷笑一声,“方会长,你的心态还真是好啊。”

方寻笑了笑,道:“那我应该怎么样?难道要表现出很惊讶?很害怕?

不好意思,我这人向来心大,就算天塌下来了,我也能睡得很安稳。”

“是么?”

杨泽晨眯眼一笑,“方会长,但愿你待会儿心态还会这么好。”

说完,杨泽晨等人便带着方寻下了车。

一下车,引入眼帘的是一栋栋高达二三十米的建筑物。

每一栋建筑物都由钢筋混泥土建造而成,犹如一座座厚实的堡垒。

周围则是被钢丝网围绕,在钢丝网的外围则是一座座大山,辨别不出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里肯定是隐龙阁的其中一处秘密基地。

很快,杨泽晨便带着方寻进入了一栋建筑物中。

通过几条走廊,方寻被带进了一个密不透风的房子里。

房间里面的墙壁都是由特质的金属打造,一看就坚不可摧,恐怕用导弹都很难将其炸穿。

在房间的中间有一张特质金属打造的椅子,连接着金属地面,应该是用来审讯犯人用的。

“方会长,坐吧。”

杨泽晨指了指那把椅子。

虽然觉得那把椅子有些古怪,但方寻也没多想,直接坐了上去。

可就在方寻坐上去的刹那,只听见“咔咔咔”的声音响起。

短短一秒钟,方寻的手、脚、脖子,被厚实的金属铁链给锁住,方寻整个人都被牢牢禁锢在了椅子上。

不过,即使被困住,方寻依旧淡定从容,没有一丝惊慌。

杨泽晨阴恻恻一笑,道:“方会长,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配合。

要是不了解你,我还真以为你是个良民了。”

方寻笑了笑,道:“杨队长,这不是配不配合的问题,主要是,如果我想走,仅凭这张椅子和这个房间是困不住我的。”

“方会长,你可真是够狂妄!你以为你是武者,就没人困得住你?”

杨泽晨呵呵一笑,道:“我也不瞒你,这个房间部是用神州最新研发的超金属打造。

打造这样一个房间,至少花费五千万以上。

一旦进入这个房间,是龙,你也得给我盘着,是虎,你也得给我卧着。

就算你是武者,也根本逃不出去。”

“是么?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方寻撇撇嘴,而后道:“杨队长,这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说吧,我到底哪里得罪过你?”

杨泽晨死死地盯着方寻,一字一顿地道:“我弟弟名叫杨云飞!”

“哦……”

方寻双眸微眯,“原来那个废物是你弟弟啊,难怪了。

所以,杨队长为了你那个废物弟弟,不惜公报私仇?

这事要是被你们隐龙阁的境主知道了,你就没想过你会有什么后果?”

“我就是公报私仇,你又能奈我何?”

杨泽晨狞笑一声,道:“而且,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还有谁知道?

等我慢慢将你折磨致死后,我会给你安一个私通外敌危害神州的罪名。

放心,我就是做这一行的,自然会把这件事做的滴水不漏。

就算是境主后面要调查,也查不出什么。”

方寻眼中寒芒一闪,嘴角上扬,“看来剑锋说的果然没错,杨队长还真是阴险毒辣啊。

不过,杨队长,我奉劝你一句,最好是赶紧把我放了,小心惹祸上身。”

“惹祸上身?”

杨泽晨嗤笑一声,“方寻,你不过就是一个商会的会长,就算你现在成了南粤省霸主,那又如何?

要知道,我的靠山可是隐龙阁!

别说是你这种一省霸主了,就算是国际大枭,我们都杀了不少!

所以,你还是乖乖等死吧!

这就是你与我们杨家为敌的下场!

哈哈哈!……”

说完,杨泽晨带着癫狂的大笑声,转身离开了房间,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厚重的金属房门。

杨泽晨离开没一会儿。

滋滋滋!

一道道紫色的电流直接从椅子下面窜了上来!

强大的电流不断地击打在方寻身上,愣是将方寻身上的衣服都给打出了一个个窟窿!

“就这点小儿科?”

方寻不屑一笑,都没有用真气抵挡,仅仅靠着身体就硬扛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