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知道,师鹰扬是方寻的兄弟。

不久前,方寻遇到了麻烦,师鹰扬搁下了手里的任务,带着一大帮人千里迢迢赶来中海,帮方寻解围。

这足以证明两人的兄弟情谊有多么深。

也难怪方寻在得知师鹰扬出事后,会如此心神不安。

慕挽歌急忙问道:“鹰扬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被敌人打成了重伤,导致现在一直昏迷不醒。

剑锋说,鹰扬已经昏迷了一个星期。”

方寻的双眸寒芒闪烁,似乎有风雷乌云在涌动。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不管是谁打伤了师鹰扬,自己都要让他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

慕挽歌也被吓到了。

“目前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像向日葵那般灿烂笑容女生海边好心情图片

方寻深吐一口浊气,“挽歌,我必须马上赶过去!”

“我陪你一起去!”

慕挽歌回了句。

“不了。”

方寻摇了摇头,“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就留在中海。

如今南门已经向我们开战,单靠天顺一个人,我怕他应付不过来。

你留在这里,还能帮她分担一下压力。”

“那好吧。”

慕挽歌点头答应了下来。

在大是大非面前,女人还是很理智的。

她知道,自己跟着方寻去,恐怕帮不上什么忙。

而自己留在中海,还能帮上赵天顺的忙。

毕竟,中海是他们的大本营,不容有任何闪失。

“你机票订了吗?”

慕挽歌问道。

“订了。”

方寻点头。

“走,我开车送你去机场!”

“好!”

随后,方寻和慕挽歌一起坐上了车,然后离开了别墅。

在去机场的路上,方寻也告诉了慕挽歌自己要去的地方。

一个小时后,车子便抵达了机场。

下了车。

慕挽歌一脸温柔地看着方寻,说道:“方寻,这一次去藏区,切记遇到任何事情一定不要冲动,要三思而后行,明白吗?”

“明白。”

方寻点了点头。

“好,快去吧,我等你回来。”

慕挽歌柔声说了句,然后抱了抱方寻。

等到女人松开手后,方寻在女人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转身冲进了机场。

进机场后,方寻取了票,过了安检,然后坐上了飞机。

直到飞机起飞,方寻看着窗外,双拳紧握,心中呢喃:“鹰扬,你可千万不要出事才好……”

……

因为中途转了一次机,所以,直到第二天下午,方寻才抵达了日光城机场。

日光城是藏区最大的城市,林剑锋发的定位就在日光城市区的扎西塔大酒店。

走出机场后,方寻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日光城市中心。

路上。

方寻拿出手机给师鹰扬打了个电话。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

“寻哥,你到了吗?”

电话一接通,林剑锋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我已经到日光城,现在正在去扎西塔大酒店的路上。”

方寻回了句。

“好的,寻哥,我现在就动身过来接你!”

林剑锋一听说方寻到了,声音中透漏着激动。

“好,待会儿见。”

方寻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因为机场距离市中心还有一段距离,所以,沿途可以看到广阔的草原和牛羊。

日落黄昏,金色的余晖洒在草原上,美不胜收。

只不过,方寻这次来,并不是为了旅游和散心,所以也没什么心思欣赏美景。

“小哥,你是一个人过来的?”

的哥师傅见方寻默不作声,便笑着问了句。

“是的。”

方寻点点头。

“你是来旅游?还是探亲?”

的哥师傅脸上挂着笑容,为人和善,也很健谈。

“旅游。”

方寻回了句。

的哥师傅笑呵呵地道:“小哥,不是我自夸,我们这里的确是个好地方。

不仅风景优美,而且空气清新。

来这里一趟,对整个人都是一场洗礼。

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方寻一脸疑惑。

“只不过你不应该一个人来啊,就算来这里,也要结个伴啊,这样也能有个照应。”

的哥师傅叹了口气,“毕竟,咱们这里不太安定,总是会有外来游客被打劫。

前两天,就有几个自驾游的游客被雪狼商会下面的人打劫了,不仅钱财被抢了,就连车子都被抢走了。

那几个游客最后连回去的路费都没了,那叫一个惨呦!”

“难道你们当地的防卫署不管这事?”

方寻好奇地问了句。

“不是不管,是管不了啊!”

的哥师傅摇了摇头,“小哥,看来你是第一次来,对咱们这里的情况不太了解啊!

雪狼商会可是神州西南部的第一大商会,掌控西南五省,能量非常恐怖!

而雪狼商会的会长巴桑,外号‘苍狼’,被人称之为西南王!

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使雪狼商会下面的人犯了事,防卫署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敢管啊!”

听到这话,方寻心里微微一动。

之前方寻也一直听说,神州西方有两个王。

一个是西南王,一个是西北王,能够与佛爷和虎爷抗衡。

原来,西南王名叫巴桑,所掌控的是雪狼商会。

不过,方寻也没有去过多理会。

反正,只要雪狼商会的人不来招惹自己,自己也懒得去搭理他们。

的哥师傅见方寻不说话,还以为方寻是被吓到了,“小哥,你也用不着太害怕,只要小心点,就没事。

当然了,我给你提个醒,在这里游玩的时候,最好是跟其他游客一起行动,这样的话,也会安一些。”

方寻笑了笑,“谢谢师傅。”

“嗨,不客气。”

的哥师傅摆了摆手,“我也帮不了你太多,只能跟你提个醒,出门在外一切还是得靠你自……”

然而,话说到一半,的哥师傅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惊恐之色,一脚踩下了刹车!

嗤!——

因为急刹车,所以车子愣是向前滑行了好几米,才停了下来!

幸好方寻刚才反应快,稳住了身体,要不然非得撞到挡风玻璃上去。

“师傅,你怎么了?”

方寻疑惑地问了句。

的哥师傅紧紧地盯着前方,哆嗦着道:“来了……雪狼商会的人又来了!”

方寻抬眼望去,就看到在五六百米开外停了三辆车。

一辆红色牧马人,两辆黑色商务车。

而且,那两辆黑色商务车的车身之上喷绘着白色的狼头图案,獠牙显露,看起来狰狞可怖。

这会儿,两边车上的人都下来了,好像在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