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还在等什么?为什么不冲进来杀了我们?”

蓝水心感觉有点发毛,脊背发寒。

就这样被人关住并且围观的感觉真的是太差了,外界的厮杀声都被隔绝,完全无法听到。

自然也不知道这群守住护罩的劫窟修士们是想要做些什么。

“那么,表演的时间到了,大家来一起看出好戏啊。”耀离站在望乡关城头,笑容有些疯狂,手中的混沌珠微微的泛出一抹酒红色的光芒来。

“那么,大天魔手笔,众生寂灭阵,起!”

伴随着耀离的低喝,望乡关城下的整个巨大护罩瞬间都变成了诡异的酒红色,一阵阵淡淡的烟雾开始在护罩内涌起。

“是毒雾吗?”蓝水心迅速捂住自己的口鼻,警惕看着周围。

王欢有阴阳两煞体护身,不畏任何毒素,当下闻了闻微微皱眉:“并不是毒雾,这就是普通的雾气,只是其中似乎蕴含着点铁锈和血腥味道。”

王欢才说完,雾气之中就有一阵红色的血雾飘荡过来,随即迅速汇聚成一个血气团。

血团微微的扭曲数下,似乎是在凝聚着形体一样。

“散!”

俊俏美女穿白T恤衫户外靓丽写真

王欢低喝一声,长剑扫出,登时剑罡闪烁下已经将那团血雾斩成了无数碎片飘散开去。

但是不数秒后,血雾又一次重新凝聚,还是在固执的塑造某种形体。

好诡异的情况。

王欢微微皱眉,不过并没有再次出手攻击那团血雾,似乎这时候任何攻击都只是徒劳而已。

“嘶~~”

雾团凝聚,终于是扭曲成了一个形状,仔细看去,那竟然是一个由血雾构成的人形模样。

这人面孔扭曲,但是眉眼可见,手中还提着残破的兵器,就那么拖拽着兵刃一点点的朝王欢他们这边逼将过来。

而且这还只是头一个,伴随着他的脚步移动,后面的雾气翻卷开合,露出一个又一个,最终是数量数之不清的无数血雾人形来。

“这是什么邪法!”蓝水心声音控制不住的有些颤抖。

因为她已经看到了,在这无数的血雾人形之中,还有骑着烨藿灵兽的家伙存在。

而他们那扭曲的面孔,也都是蓝水心所熟悉的,正是最早被派到杀戮关支援的一万圣女关骑兵!

王欢也发现了这一点,因为血雾人形之中同样有不少他熟悉的面孔。

有阵亡的太平军将士,也有杀戮关死掉的变成军兵,更是混杂有龙山关设置是劫窟已经战死的无数面孔。

密密麻麻,几乎已经将整个护罩空间内都塞了个满满当当。

“这是某种控制亡灵的神通?”王欢在心中出声询问。

“……不是亡灵。”幽冥猫的声音响起:“这群东西根本没什么自我意识,它们只是战士们留在这天地间的力量残片而已。”

“残片?那这么说来这些东西应该比生前弱小不少吧?”

幽冥猫沉吟道:“也不能那么说,力量上应该没什么区别,而且无法被杀死,因为它们都不具备任何实体存在,就算是受到了破坏,它们也能瞬间恢复好身体,不过这群东西确实是没什么智商可言的。”

那不是死定了?

王欢苦笑看着面前地狱般的景象,这样杀之不绝无法消灭掉的大军,该如何应付?

“劫窟的实力居然如此强悍吗?”

幽冥猫却是摇头:“这并不是普通的劫窟军力,而是大天魔的神通手段。”

王欢愕然:“大天魔?他们不是根本出不了雾海吗?难道说大劫已经降临了?”

幽冥猫道:“不像,这应该是大天魔通过某种重宝,将自己的神通凝聚其中带出的雾海,只是这么干的话也会让大天魔损失不少的元气,真不知道摄魂天魔是怎么想的,竟然如此下本钱,看来圣女关骑兵也是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了。”

王欢无奈道:“困扰不困扰的我倒是不关心,关键是现在该怎么办?难不成只能等死?”

“找,找到这古怪阵法的核心,并且摧毁掉它应该就能脱困,恩,应该吧。”

听着幽冥猫这很是不靠谱的回答,王欢也只能苦笑了。

不过现在他除了相信幽冥猫之外,似乎也别无选择。

“知道核心大概在什么位置吗?”

“那边!”

王欢一带缰绳,身下战马一声嘹亮的嘶鸣,将有点发懵的圣女关骑兵精神都带回现实。

“都不要慌,这是某种邪阵,只要能够破其阵眼,我们就能离开这鬼地方,整队,随我冲锋!”

王欢说完带头朝着无数血雾战士扑去。

他的两千骑兵紧紧列成锥形阵跟着他冲击在后,再后面则是蓝水心的万人队。

王欢的从容和镇定最终还是感染了他们鼓舞了士气,是啊,任凭再如何诡异,我们圣女关骑兵只管铁蹄践踏过去便是!

冲锋!

王欢作为箭头,破劫剑斩出开天一式,阴阳二气环绕,瞬间就在无数的血雾士兵之中硬生生的劈出一条生路来。

随即大军跟上,狂风般的席卷而过,瞬间踏碎无数血雾怪物。

这群怪物就像是幽冥猫所说的那样,根本没啥智商可言,只知道傻乎乎的朝王欢等人进行徒劳的散乱攻击。

在如此的攻击之下,根本无法对结正战列的圣女关骑兵造成任何影响,甚至都无法拦下他们的冲击速度。

完全是碰到边就散,挨着一点就完。

真正是炮灰中的炮灰,废物中的废物,只是长的略有点骇人罢了。

只要恐惧心一退,这群东西完全不值得一提。

“耀离,这……”弦月看着护罩中恣意驰骋的圣女关骑兵队,忍不住微微皱眉。

这样的血雾怪物能够击杀圣女关骑兵吗?别开玩笑了,这根本就毫无效果好吧?

“呵呵,别急别急,那些血雾凝聚的东西只是无用的障眼法罢了,好戏还在后头,只管乖乖看着就是。”

耀离说着笑眯眯的伸手拍拍弦月的肩膀,完全一副以上临下的态度。

他这样的态度让弦月老大不爽,但又什么话都不敢说,谁叫人家得师尊欢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