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平安回来就行了,别一直板着张脸,像他们欠几十亿未还似的。我都不介意,还介意什么?

儿女就是向父母来讨债的,习惯就好了。”王慧针笑呵呵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朝着前面的大理石餐桌走。“研究院里的事,爸爸都跟我说了。给停职也好。

他们若是有妈妈,也不至于捣蛋得没有章法,如此无法无天。

当下整个墨家人,都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娶妻,给他们找个妈妈。”

她站在餐桌前,管家小心翼翼的为她,把椅子给拉开,然后扶着她坐下。

“五年前说要曾孙,我满足奶奶了,五年后又要我娶妻。奶奶是真想把我逼上绝路不可吗?”墨北宸站在餐桌前,并没有打算坐下去的意思。

“不是我逼娶妻,是的儿子们,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庭,他们要妈妈呀。总不能让他们一直叫那个郑衡妈妈吧?

墨家的子孙,未娶妻就有三个孩子,还是试管婴儿,传出去多大的笑话啊?”她用手指了指墨北宸。“别一直站着,杵在那里不动,晃得我脑壳头,坐下来吧。

这是家里,不是研究院。我又不是的领导,不用一板一眼,愣在那里站着了。”

“……”

女佣帮墨北宸把椅子拉开,他就此坐下。

奶奶倒是说得一本正经,家里不是研究院,可她却像个老将军一样,处处用军法来压制他。

丸子头亮黄色t恤俏皮有趣少女写真

研究院的军规,家里的家法,哪一个不是专门为他墨北宸而立的。

墨家是研究员世家,规矩十分严苛。墨北宸从小就在父亲墨仲鹤的严格教导中成长。

长幼有序,尊老爱幼,规矩还有礼貌,都是做得中规中矩,绝对没有一丝逾越与不周的地方。

可是,自从有了那三个孩子之后,墨家的家规,严格的教育,好像全部都不管用了。

“教授的儿子们,过来吃饭吧。”

“是。”‘老将军’一声令下,三个小家伙纷纷走过来,乖乖的坐在椅子上。

墨北宸一脸的悲哀,他说的话,在这三个孩子面前,就没有那么管用了。看来都是平日里,他对于他们的教导,真的太少了。

趁着这一次的停职休假,他得好好的调教一下他们才行。

“刚才听乐儿说,遇到一个很漂亮的姑娘?姑娘名字叫什么秦雨筱?对她还很有好感?”王慧针一边吃,一边询问墨北宸。

“乐儿没有告诉,他亲手把我们送进警察局,当成了人贩子,差点回不来?”墨北宸没有回答奶奶的话,而是反问。

小家伙尽捡些好听的话跟曾祖母说,坏话绝口不谈。

“堂堂啸虎研究院大区教授,愿意呆警察局,还得看对方敢不敢,收下不是么?”王慧针是一点没同情这孙子,被自己的儿子恶搞。“若对人家没有意思,干嘛不直接报上自己的身份,还跟着去警察局作甚?”

“我这不是被停职了嘛。”墨北宸实在是饿了,家里的饭菜,比研究院里好吃太多,他不停的夹着盘里的菜。

“这么说,薪水也一起停了?”王慧针打量着自己的宝贝孙子,脸上的神色,带着一股惟恐天下不乱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