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刀身震颤,乌黑色的光芒划过长空,由于刀速太快,空中都冒出了滚烫的白烟!

慕挽歌和秦红叶见到两人出招,眼眸中满是震惊之色!

这才短短几天,这两人的剑法和刀法竟然又有了提升?!

难道就是因为这两个家伙几天前与方寻交过手,所以有了感悟?!

我的天,这两人还真是不折不扣的天才啊!

眼见剑痕和狂刀两人同时攻杀而来,方寻不慌不忙,一步踏前。

面对着不断刮在自己身上的剑气和刀气,也丝毫不犯怵。

方寻双手成掌,凝聚起青雷,然后朝着前方和上方同时拍出!

嘭嘭!——

伴随着两道闷雷之声,方寻的两掌打出,青雷激荡,扩散,直接将那剑气和刀气给撕碎,随即卷起两道狂风,朝着剑痕和狂刀席卷而去!

剑痕和狂刀脸色同时大变,有了之前的教训,两人不敢硬扛,急忙抽身后退!

秋日游玩鼓浪屿美女青春俏皮写真图片

“呦呵,有点进步嘛!”

方寻笑了笑,“只可惜,这点进步还不够啊!”

说着,方寻身形一闪,在空中划过一道流光疾电,瞬间靠近了狂刀!

“卧槽!”

狂刀惊呼一声,压根没想到方寻的速度竟然又变快了!

他也不敢有任何犹豫,双手握紧大刀,朝着方寻同时挥出了两刀!

自从两天前败了后,他是痛定思痛,有了不少感悟!

对付像方寻这样的绝世高手,必须一鼓作气,直接击败他,不能给他任何喘息的时间!

一旦给他机会,那自己必败无疑!

“断空破浪!”

“苍龙驭日!”

唰唰!

两刀一出,犹如狂龙破浪!

刀气纵横,霸道无比,朝着方寻怒卷而来!

嚓嚓嚓!

刀气所掠之处,犹如秋风扫落叶,院子里的青草树叶部被割碎!

地上的草坪都被掀飞而起,露出光秃秃的泥土!

面对这狂暴的刀气,一般人肯定会选择后退躲闪!

但是,让狂刀和剑痕惊骇的是,方寻像是不要命一样,顶着着刀气,朝着狂刀本人狂奔而上!

这小子疯了么?!

狂刀和剑痕同时生出这样一个念头!

两大杀招同时施展,所蕴含的刀气该有多么恐怖?

就算是钢铁,都会被打出一道道痕迹好吗?

难不成这小子的身体比钢铁还硬?

至于站在后方观战的慕挽歌和秦红叶,则是一脸平静。

虽然剑痕和狂刀两人的确很强,但想要伤到方寻,是不可能的。

毕竟,这几天方寻所经历的战斗是一次比一次艰难,面对的敌人也是一个比一个强。

就算剑痕和狂刀再有天赋,但至少目前他们俩的实力也连苗延君都不如。

也就在这时,方寻狂奔而上,挡在他前方的犀利刀气就像是纸糊的一样,寸寸被碾碎,根本伤不到方寻分毫。

“我去……”

狂刀整个人都惊呆了,但目光中对方寻的敬畏和崇拜是更浓了。

也就一眨眼的功夫,方寻就碾碎了所有刀气,然后一掌拍向了狂刀的胸膛。

狂刀赶紧抬起大刀横在了身前,以此抵挡方寻打出的一掌。

嘭!——

一掌打出,却犹如天崩地裂,大山塌陷一般难以抵挡,狂刀整个人连人带刀如同炮弹一般倒飞而出!

足足飞出了二十几米,狂刀一个后空翻腾,这才勉强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等到他再次看向方寻时,骇然到了极致,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他能感觉到,仅仅只是几天不见,方寻的实力又增强了不少。

而且,刚才方寻打出的一掌也收了一半的力,要不然,现在自己恐怕不死也得残废。

这时,剑痕见狂刀落败,恍然回过神来,迅速朝着方寻再次发起了进攻。

“恒古藏锋!”

伴随着震喝之声,剑痕疾掠而上,一剑刺出!

咻!——

长虹贯日,惊鸿一闪!

剑气带起一道炽烈的血色光芒,犀利地划过长空,直奔方寻的咽喉而来!

前几天方寻与剑痕交过手,所以对剑痕的这一招也很熟悉。

不过,今日再见,方寻感觉剑痕所施展的这一剑招,威力比之前提升了数倍不止。

方寻笑了,自己果然没看错人。

这两个家伙一个天生剑骨,一个天生刀骨,就像是两块璞玉,一经雕琢,定然会大放光彩。

当然,不管这小子今日跟不跟自己走,自己也要帮他一个忙。

想到这,方寻一记“真龙九闪”,避开了这突袭一剑,然后抬起一掌拍歪了剑身之上。

“当啷”一声清响,剑痕这一剑所凝聚出来的捡起瞬间溃散。

不过,剑痕并没有就此停手,而是手腕一翻,将源源不断的真气和剑气调动而起,然后又是一剑,狂刺而出。

“三千破晓!”

咻!

一剑刺出的刹那,那血红色的剑气瞬间化作了数以千计的三寸长短剑,一起射向了方寻!

看到这惊艳一剑,站在一边的秦红叶眼眸一惊!

因为她也是用剑的,所以自然能看出剑痕这一剑的不凡之处!

只不过,她感觉这剑气所蕴含的杀意太浓烈了,恐怕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就在这密集的三寸短剑激射而来的刹那,方寻嘴角一挑,一脚猛地往地上一踏!

地上的一片片树叶部震到了空中,被青雷包裹!

随即,方寻轻轻一挥手!

嗽嗽嗽!

一片片树叶犹如无坚不摧的利刃一般迅速爆射而出!

锵锵锵!

金戈交击声响彻而起,激荡出一道道火花和电流!

剑痕所施展的三千破晓,也瞬间被击溃!

不远处观战的狂刀惊骇无比,他万万没想到方寻竟然这么轻松就破了剑痕的第三剑!

然而,不等剑痕反应过来,方寻身如鬼魅,疾掠而上,朝着剑痕的胸膛打出了一掌!

“休想!”

剑痕轻喝一声,直接抬剑格挡。

“嗙”的一声脆响,他手中的剑脱手而飞,方寻的一掌也重重地打在了他的胸膛上。

“嗯!”

剑痕闷哼一声,被这一掌给震得连连后退。

但,方寻并没有就此停手,继续追身而上,又连续在剑痕的胸膛几个部位打出了六掌。

七掌打完,方寻便停了下来。

而剑痕则是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倒飞而出,在落地的刹那,直接吐出了一口黑红色的血液。

狂刀见状,顿时怒了,“方寻,我们可是来投靠你的,你为何要对他下这么重的手?

你这是要杀了他么?我跟你拼了!”

大吼一声,狂刀作势就要攻杀方寻!

“等等!”

剑痕冲着狂刀喊了一声。

“怎么了?”

狂刀一脸疑惑。

“咳咳!!”

剑痕重重地咳了两声,道:“你别乱来,方先生是在帮我……”

“啊?!”

狂刀顿时懵了,“帮你?他都把你打成这样了,这还叫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