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人怎么可能会认识?!

就算是打死他们,他们也不敢相信!

一个是一座小城商会的会长,一个是镇守神州西方的龙魂殿境主,这两人八竿子都打不着好吗?

可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两人不仅认识,而且看起来关系还非常密切。

这下子,在场的所有人都彻底绝望了。

本来今天还打算审判方寻,可哪知道会突生这么多变故?

方寻的强大一次次震撼住了他们,不管是南粤武协的常任理事、护法还是副会长,都被方寻虐成了狗,伤的伤,残的残,死的死。

而且,就在最后发起总攻的时候,龙魂殿的境主却带着人如神兵天降,赶到了。

怎么踩方寻就这么难呢?

师鹰扬根本没理会那些家伙的忐忑不安。

他扫了眼一片狼藉的广场,嘴角一抽,“寻哥,这些都是你的杰作?”

“不然呢?”

美女的午后时光

方寻耸了耸肩。

师鹰扬拍了拍脑门,道:“寻哥,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变态啊!”

啪!

方寻一巴掌甩在了师鹰扬的后脑勺上,笑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说谁变态呢,是不是又欠揍了?”

眼见方寻竟然对师鹰扬动了手,在场的所有人都心脏一抽!

这小子竟然敢对龙魂殿的境主动手?

找死么?

然而,再次让所有人惊愕的是,师鹰扬竟然一点都不生气,反倒还在笑。

就连那些跟着师鹰扬一起来的汉子也都懵逼了。

平日里威严霸气的境主,今天怎么跟个孩子一样了?

所有人心里很好奇,站在境主对面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

“寻哥饶命,我可打不过你。”

师鹰扬挑了挑眉,嘿嘿笑道:“除非把其他兄弟姐妹们都叫上,或许还能跟你打一场。”

方寻不屑地道:“就算你们一起上,我也照样虐你们!”

“能不能给俺留个面子,我兄弟们都在呢!”

师鹰扬无奈地说了句,而后努了努嘴,道:“寻哥,这到底是啥情况啊,怎么这么多人要弄你,惹众怒了?”

“反正是一言难尽,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先把眼前的麻烦解决再说。”方寻道。

“寻哥,这事交给我就行!”

师鹰扬拍了拍胸脯,然后转过了身。

也就在师鹰扬转身的刹那,他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和肃穆。

一股嗜血的威压扩散而出,直接笼罩场。

感受到这股气势,在场的所有人浑身都颤栗了起来。

一些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更是感觉双腿发软,站都站不稳了。

原来这个男人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和善。

他的和善是分人的。

不过也是,年纪轻轻就能统领三十万铁骑,让敌人闻风丧胆的男人又岂会是普通之辈?

师鹰扬扫了眼在场所有人,震声道:“今天我师鹰扬就把话放在这!

谁敢动我寻哥,就是跟我师鹰扬过不去,就是跟我龙魂殿三十万铁骑过不去!”

“铁骑到处,片甲不留!”

“铁骑到处,片甲不留!”

“铁骑到处,片甲不留!”

天空和大地上,所有汉子振臂高呼!

声势滔天,气势恢宏!

广场上的所有人心都在打颤,看到那一张张凶神恶煞的面孔,愣是吓得不敢出声!

这时,秦九霄咽了咽喉咙,看向师鹰扬,硬着头皮道:“师境主,这是我们南粤武协和方寻之间的矛盾,还望你不要插手……”

“你再说一遍!”

师鹰扬冷冰冰地盯住了秦九霄,“老子今天就是要插手,你说怎么着吧!”

秦九霄微低着头,眉头紧锁,道:“我们南粤武协的贺会长正在来的路上,贺会长也说了,今天一定要审判方寻。

如果你真要护着方寻,那到时候跟我们贺会长说吧……”

“贺平川算老几?我让他停手,他敢不听么?”

师鹰扬脸色冷酷,道:“别说贺平川了,就算是神州武协的总会长在这儿,他也得对我礼让三分!

而且,我告诉你们,就算我不来,你们也动不了我寻哥一根头发!

就凭你们这些垃圾废物也想杀我寻哥?简直搞笑!”

狂妄、霸道、强势,跟方寻简直一样!

可是,在场的所有人也不敢多说什么。

毕竟,人家有狂妄的资本。

一声令下,三十万铁骑都会为他卖命。

这种人谁敢招惹?

“给贺平川打电话,我来跟他说。”

师鹰扬冲秦九霄说了句。

秦九霄点了点头,然后拿出手机打给了南粤武协的会长贺平川,还打开了免提。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

“老秦,别催了,我已经调集了人手,现在就准备出发!

方寻这小子敢杀我南粤武协的人,我今天一定会将他碎尸万段!

什么东西,一座小城商会的会长也敢跟我们南粤武协叫板,弄不死他怎的!”

因为开着免提,而且电话那头的贺平川声音很粗犷,毫不掩饰自己的嚣张气焰,所以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

秦九霄苦笑一声,刚准备提醒一下,不料师鹰扬先开口了。

“贺天雷,你他妈要弄死谁呢?”

“谁他妈在说话!”

“我!”

师鹰扬直接从秦九霄手里躲过了手机。

“你是谁?报上你的名号!”

贺平川顿时不爽了,竟然有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师鹰扬。”

师鹰扬淡淡地吐出三个字。

顿时,电话那头安静了下来。

一分钟后。

“呵呵,原来是师境主啊。不是老秦给我打的电话么,怎么是师境主你接的电话啊?”

贺平川的语气顿时弱了几分,而且一改刚才的嚣张态度。

“贺平川,废话我就不跟你说了。

我让秦九霄跟你打电话,就是通知一声,你不用来中海了。”

师鹰扬沉声道。

“师境主,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贺平川语气中透露着疑惑。

师鹰扬淡淡地道:“方寻是我大哥,是我兄弟,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听到这话,电话那头再度安静了下来。

这一次足足沉默了三分钟,贺平川才呵呵笑道:“原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呵呵,师境主,多有得罪了。

方寻既然是师境主的兄弟,那我贺平川自然要给面子。”

顿了一下,贺平川道:“老秦,带着其他人回来吧。”

“会长……”

秦九霄心中还是有些不敢。

“不许做多余的事,赶紧回来!”

贺平川的声音提高了几分贝,语气毋容置疑。

“是,会长!”

秦九霄见自己的会长都妥协了,他也不得不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