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冬雪莲茶虽然贵,但真的很好喝,不信一会儿尝一下就知道了。”墨北宸手中的手机,这会儿响了起来,他扫视一眼手机屏幕,那是全叔打来的电话。“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好。”

看他的样子似乎很忙,她也没强行留着他。

服务员为秦雨筱,送来了一杯冬雪莲茶,她品尝了一口,虽然她不懂得品茶,不过这味道确实不错。

“等一下。”她叫住正准备离开的服务员。

“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我就想问问,一会儿续水,不需要再加费用了吧?”

“这是自然的。”

“那好,帮我拿个水壶过来,一会儿我自己续水就行了。”她也不怕丢了面子,毕竟八百块一杯的茶,说什么她也得把本喝回来吧。谁让她是一个穷人呢。

服务员用异样的目光,扫视一眼她,不过什么话都没有说,到后面拿了一个水壶过来,放在餐桌上面。

可能是这里的服务员,看习惯了太多有钱人来消费,突然之间来了一个,像她这么抠门儿的客人,自然就会用另类的目光了。

她不管,她就是要把本喝回来。

阳光少女绿叶映衬好养眼

墨北宸去了好久,她等得有些不耐烦,服务员送来的水壶,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就这样她坐在这里,喝完一杯,又续上一杯。直到肚子有点撑,打起了饱嗝。

“全叔给我打电话,怎么也不早说啊?就算天踏下来,我也得立刻赶到这里啊。还有全叔一直都在总公司,今日突然到这里来会议,肯定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是耽误了的话,我把们全部都开除。”

餐厅外面浩浩荡荡的跑进几个男人,为首灰色西装革履的男人,一边小跑,一边冲着身后的人,愤怒的说教起来。

秦雨筱听着那男人口中的称呼,怎么那么熟悉啊?

全叔!不就是雷寒乐口中,时常有对她提说的男人吗?三个小家伙说,全叔是他们墨家的下属。可那些人怎么会对一个下属,如此的畏惧,担忧。

“全叔也是刚刚给经理电话的,我一接到电话,就立刻去找了,可是……可是拉肚子,在蹲茅厕啊。”

紧跟在他身后的男人,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刘经理,可来了。会议都已经结束了。”

从电梯里走出来的中年男人,对着那位刘姓的经理说着。

刘经理是宸晴酒店,分店的经理。这里是整个陇林市,宸晴集团的主酒店。一旦有什么重要的会议,几乎都在这里举行的。

“老弟,这一次一定要为我向全叔解释,我真不知道他老人家,今日会来陇林市开会啊。”刘经理对着他求助。

“不仅全叔来了,少爷也来了。这会儿少爷正和全叔在会议室里谈话呢。看样子怕是要处置了。”他也就是猜测而已。并不是真的想吓唬刘经理。

“不行了,我得马上去会议室解释。”

在刘经理走后,秦雨筱便将手中的水杯放在桌子上,然后到电梯口等电梯,到达酒店会议室的那一层楼。

她在走廊里的时候,只见会议室里的一个中年男人,这会儿直径走出来,而刚刚那个刘经理,却已经进去了。

“少奶奶……”

全叔经过秦雨筱身边的时候,见她背着身体,似乎在躲着他。他才直接叫了一声。

秦雨筱有点不好意思,回头正视着全叔。

他们俩不是第一次见面,但这是全叔第一次,称呼她为少奶奶。

真是奇怪了,他一个宸晴酒店的管理者,怎么会叫她少奶奶呢?

“好……”她有点尴尬的礼貌回复一声。

“……”全叔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对着她服了服身,继而准备离开。

“等一下。”她赶紧叫住他。“不知,为何……叫我少奶奶呢?”

少奶奶这个称呼,现在仅限于墨家对她,她跟眼前的中年男人又不熟,他叫她少奶奶做什么?

“这……”全叔犹豫了几分,看秦雨筱的样子,怕是自家的少爷,还没有告诉她,宸晴集团是属于墨家的产业吧。“没什么。”他只是笑了笑,然后朝电梯口走去。

既然墨家人都没有跟她说,他又岂敢擅自跟她说那么多呢。

在全叔走后,秦雨筱走到会议室门口去。

门虚掩着没有关上。里面那个刘经理,一味的向墨北宸恭敬的行礼,道歉。不管是言辞,还是举止,都对他毕恭毕敬。

秦雨筱隐约听到了,刘经理对墨北宸报告关于酒店里的一些工作。

虽然墨北宸平日里,并没有插手宸晴集团的事,可他终究是沈悦婉的亲生儿子,现在刘经理来这里,他顺便问他一下,关于酒店的事务,也算是为自己的母亲分忧一些。

“那……少爷,我就先走了。”刘经理向墨北宸恭敬的说完,转身准备离开会议室。

“走吧。”他淡漠的回复,却在转身之间,看到了愣站在门口的秦雨筱。“先走。”他急切的对刘经理催促一声。紧接着到门口,把秦雨筱拉到会议室里来。

刘经理现在是巴不得,赶紧离开这里呢。逃得比兔子还快。

“……在这里呆多久了?”他握着小女人的双手,将她拉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她没有说话,却用一股异样的目光打量着他。

此时此刻她的心里,真的是五味杂尘,又像波涛汹涌一般,翻腾得厉害。

“说话啊,不要这样好不好?我会很担心的。”他温柔的询问着她,见她的样子,怕是又没有好果子吃了。

“想让我说什么?”她淡漠的询问他。

“说什么都好啊。”

“难道不应该是对我说什么吗?”她质问着他。

秦雨筱感觉自己就跟个傻子一样,跟墨北宸在一起这么久了,居然有一个这么大的秘密,她到现在才知道。

到底是她太傻?还是墨北宸掩饰得太好?

“宸晴酒店……是我们墨家的。”他本无心隐瞒她,只是担心她知道,他们墨家的地位有多高,她嫁给他之后,她会觉得自己低人一等,所以才没有告诉她的。

“……”小女人不说话,似乎在等着他接着说下去。

“宸晴集团,也是我们墨家的。”他小心翼翼的说着,一个庞大的集团,可比一个宸晴酒店要大多了。“这是我母亲名下的产业,一直以来都是我母亲,独自一个人在管理。所以她平时非常的忙,不在家的时候,都在宸晴集团的总部。

外界有很多人,并不知道宸晴集团幕后的老总是谁。

我们墨家明里的产业,就是研究院医院,以及其他一些投资的小股。在那些商界大亨的眼里,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甚至比父亲的秦氏都还要微不足道。

可为什么他们会那么畏惧我们墨家,还对墨家如此的恭敬,礼上几分。兴许有些人是知道,我母亲的身份的。只是谁也不敢随便传出去。”

“……”秦雨筱依旧不说话,听着他的解释。

“不是我不告诉,而是我觉得宸晴集团,一直都是我母亲在管理,那跟我,跟,都没有关系。我们俩在一起,那些都不会妨碍到。”他见小女人的脸色,沉得越发的难看,怕是自己的解释,在她面前根本就过不了那一关,又接着说:“好吧,我承认,我是故意没有告诉的。

我担心知道宸晴集团是我们墨家的,会觉得自己配不上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