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许鸿运给出这样的答复,方寻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毕竟,星河商会就算再厉害也比不过陈家。

而且,许鸿运肯定已经把那天晚上的事查清楚了,所以他才会做出这个决定。

虽然方寻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但谭东已经吓傻了,浑身都止不住颤栗了起来!

由于开着免提,所以刚才许鸿运说的话,谭东一字不漏地听了个一清二楚!

他一脸惊恐地看着方寻,冷汗唰唰往下流。

这些天,他听到最多的一个名字就是“方寻”!

据说,这个男人一夜之间端掉了云盾安保公司,斩杀了云盾的多位高手,甚至连两大先天高手都被他给灭了!

而且,陈家也因为这个男人,导致在中海的势力连根拔除,陈家老二也因此逃往了海外!

这个男人也代替了五爷,成为了五龙商会的新会长!

之后,这个男人所做的事,一件比一件令人震惊!

爆踩了众兴商会的曹会长!

骑着单车吹着风牵着小手去郊游

狂揍九州商会、四海商会、金鹰武馆、西凉武馆、星空娱乐的五位大少!

并且,这个男人还当着中海一批顶级大佬的面,让李德佑、孙振彪、高望楼、霍万林、朱显富五位大佬抬不起头来!

可是,更让人震惊的事,这个男人在得罪了这么多大佬后,竟然到现在都安然无恙!

这足以证明这个男人的恐怖之处!

那些顶级大佬个个都不是善茬,他们之所以不敢动这个男人,肯定是有所忌惮!

中海已经平静很多年了,可现在,却因一人动乱了起来!

想到这,谭东愣是感觉双腿都在发软,愣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至于包厢里的那八个猛男,这会儿也停止了哀嚎和惨叫,看向方寻的目光满是惊恐之色!

方寻只是淡笑着看着谭东,对着手机说道:“许会长,你能做出这个决定,我很满意。

不过,今晚我给你打电话,并不是为了这件事,而是有另外一件事想跟你说说……”

“嗯?方会长,什么事?”

许鸿运疑惑地问道。

“许会长,谭东是你的人么?”

方寻淡淡地问了句。

“是啊,谭东是我星河商会的分会会长,南河大街那一块都归他管。

对了,方会长,您怎么突然间说起谭东了?”

许鸿运依旧很疑惑。

方寻看向谭东,淡漠地道:“谭东,你自己来说。”

“谭东?”

电话那头的许鸿运更懵了,“方会长,谭东怎么跟您在一起。”

方寻没有说话,只是看向谭东,指了指桌上的手机。

咕噜!

谭东猛吞了口口水,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会长……我……闯祸了!”

“闯祸?你闯什么祸了?!”

许鸿运一听,声音顿时大了几分,“谭东!你他妈是不是得罪方会长了?!赶紧如实告诉老子!!”

电话那头的许鸿运显然是被气疯了,出声狂吼,愤恨的声音在整个包厢响起!

这会儿,因为有方寻在,谭东自然不敢撒谎,一五一十地将刚才发生的事部说给了许鸿运听!

从自己在走廊上调戏江忆柔开始,到后面发生的事,他根本不敢有任何隐瞒!

然而,就在谭东把话说完的那一刻,许鸿运直接气炸了!

“畜生!畜生!!谭东,你他妈是瞎了狗眼么,竟然敢招惹方先生,你是不想活了么?

老子很早之前就跟你说过,让你管好自己的裤裆,收敛自己的脾气,你他妈偏偏不听!

如今,你闯下了大祸,自己看着办吧!”

“会长,会长,救命啊!”

谭东这会儿已经快被吓尿了,带着哭腔嘶喊。

然而,许鸿运却根本没理会谭东,而是不断地向方寻道歉!

“方会长,对不起,是我管教下属无方!

既然谭东犯了错,那他任凭你处置,我绝无二言!”

方寻点点头,淡淡地道:“许会长,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既然谭东犯了错,那理应受到惩罚,说对么?”

“对,对!”

许鸿运赶紧回道,哪敢说个“不”字?

“不过,既然许会长现在已经加入了我五龙商会,那谭东也算是自己人了。

对于自己人,我还是愿意给一个机会的。

所以,我可以免除谭东一死。”方寻淡淡地道。

“多谢,多谢方会长!”

许鸿运赶紧道了声谢。

方寻“嗯”了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

等到方寻挂断了电话,谭东跪在地上拼命地磕着头,“多谢方会长不杀之恩!多谢方会长不杀之恩!”

方寻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从桌上拿起了一把水果刀,扔到了谭东面前!

听到这一声清脆的声响,谭东浑身止不住一颤!

他缓缓抬起头,看到地上明晃晃的水果刀,咽了咽喉咙。

他知道,方寻是想看自己的表现。

如果自己的表现让方寻不满意,那恐怕自己今晚难逃一死。

想到这,谭东直接用右手抓起了水果刀,然后将左手放在桌上,随即牙关一咬,心一狠,持刀的右手一挥而下!

噗……

鲜血顿时飞溅而出,他左手的小指瞬间只剩下了半截!

“啊!——”

谭东口中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痛得龇牙咧嘴,冷汗直男,浑身更是止不住哆嗦了起来!

方寻只是静静地看着谭东,问道:“现在知道错了么?”

“知……知道……”

谭东颤抖着回道。

“知道就好。”

方寻点了点头,继而道:“既然你现在成了我的人,那我自然有权利管你。

男人喜欢美女,这本身没有错,但前提是要用正当途径。

所以,以后管好自己的裤裆,我可不想这个人丢。

倘若下次要是再让我知道你因为这种事惹了麻烦,那到时候该怎么做,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谭东咽了咽喉咙,忍着疼痛,艰难地道:“方……方会长,我……我一定牢记今晚的教训,绝不会让您丢人!”

“嗯,我看好你。”

方寻拍了拍谭东的肩膀。

听到方寻这句话,谭东浑身一震,受宠若惊,看向方寻的目光更加尊敬了!

而且,他在心里发誓,自己一定要改掉这些臭毛病,以后好好效忠方先生!

随后,方寻将烟头掐灭在了烟灰缸里,起身朝着包厢外走去。

“恭送方会长!!”

谭东神色虔诚,大喊了一声!

“恭送方会长!!”

其他八人也都齐声高喊,心里对方寻也是越发地崇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