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盈盈担心孙大海不分家了,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以后想要分家就不容易了,连忙说:“爹,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被人推倒陷阱里······”

原本有些犹豫的孙大海一愣,看向徐氏。

徐氏难过,抹抹眼泪,“当家的,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就算分出去了,我就是要饭,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你饿着,我们绝对不会不管你。”

孙大海听到这话,让他冰冷的心暖了,哽咽说:“我同意!”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呢?”孙族长又看了看孙家其他人,“大海是你们亲儿子,是你们的亲兄弟啊!”

孙老太眼睛滴溜溜转,“族长啊,这老三整天闹着要分家,我家这日子也不好过啊。今天气得我胸口疼,为了保存大海的名声,我家老头子想得面面俱到,对杳无音讯的老九有情有义,对大海,我们这边以后也不对他们要求什么,这样还不行吗?还想让我们怎么样?”

孙族长听了,心里憋屈,但还无力反驳,见孙大海一根筋,一头撞到底的样子,“大海,你再想想呢?”

孙大海心里被家人凉透了,摇了摇头,“不想了,就这样吧!”

“哎!”孙族长叹息一声,“那行,既然你们都这样决定了,那明天一早,把我里长叫过来,过继立户,一起办了。”

“那就有劳五弟了。”孙老头说道,把人送走。

孙大海一家回到屋里,一家三口默不作声。

这时候,孙盈盈从背篓里拿出来一根成人大拇指粗细的人参,然后说:“爹,娘,分家了其实挺好,可你们也看到了,爷奶和叔伯,他们根本就不想让我们在这里。如果我们留在这个家,我姐永远不可能从大户人家赎身了,两个哥哥也要在王麻子那边受苦了。我知道你们担心以后的生计,你看我手里这是什么?”

短发柠檬少女带来冬天的清新

徐氏看了看,“这萝卜这长得也太小了吧?”

孙大海目瞪口呆,“这······这不是萝卜,这是······这是人参,上次我镇子上的那个吴大夫只给我的药里放了一点根须,就要好几两银子呢?要不然······哎,要不然我这条腿就得锯断了!只是大丫梅梅······”

说到妹妹,夫妻二人眼睛红了,觉得心里对不起大女儿梅梅。

孙盈盈见状,赶紧说:“爹娘,咱们有了人参,等咱们分了家之后,卖掉手里的人参,就能把姐姐和哥哥接回来了,我们一家人也能在一起了。”

“这······”孙大海犹豫,突然就有了这么多钱,会不会隐忍怀疑呢?

徐氏赶紧把人参拿在手里,“你不会是不想分家了吧?你要知道,以你爹娘的个性,这人参要是拿出去,一文钱要到不了我们手里。梅梅还得做丫鬟,三郎,五郎,还得继续在王麻子那边受苦,你的腿,上次大夫说了,如果有钱,说不定还可以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