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盈盈看了看舅舅,舅妈,“得不到父母长辈祝福的婚姻要不得!”

王明玉一愣,讶然失笑,摇了摇头,“盈盈没有想到你居然赞成包办婚姻!”

孙盈盈连连摇头反驳,“封建社会的包办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年轻的两个当事人根本就没有见过,没有感情基础,这叫包办婚姻。

现代社会了,人跟人之间的交流交往很多联系也很方便,所以年轻人可以谈恋爱,可以交往,感情渐入佳境或者情投意合,才会到谈婚论嫁的步骤。

所有的父母都是期望自己的儿女婚姻幸福,如果真心疼爱孩子的父母,不认可你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必然是因为他们身上有你们这个阶层不能接受的原因。

既然你生活在这个圈子里,那么自然要遵守这个圈子的规则。有很多人不顾父母的意见,最后飞蛾扑火,换回来的,只不过是男人的辜负和利用。

我不否认也有真的全身心的爱情,但几率很小。因此,从我个人观点,父母反对的婚姻,要要不得!”

王明玉没想到孙盈盈能够说出来这样的一番话,在感情上,难道就没有一点自主权吗?

“那你和白宜修在一起,当时条件好像不太配吧?你是城里的,他是乡下的,照你刚才说的,不应该在一起。”王明玉问道,她觉得孙盈盈说的太片面了。

孙盈盈继续微笑着说:“我是城里的,宜修是农村的,但我当时被下放到农村,没有政策,这辈子可能就一直在农村了,在农村找个对象,不是很正常吗?

最起码能吃饱饭,而且白宜修还是城里户口,还能能在城里有工作。最后,我们经过相处之后,发现彼此之间情投意合,然后才确定恋爱关系。

后来我打听到我父亲的下落,我们花了几乎所有的积蓄买了火车票,带着我妹妹,我们去跨越一两千公里的路程去看望我父亲。

萌动少女狄贝贝展露动人风采

在那里见到了父亲,住了大约半个月。在父亲认可之后,我们才真正走到一起。”

王明玉一愣,“那如果你爸爸反对呢?”

孙盈盈摇了摇头,“不会反对,,撇开感情,在那样的条件下,我跟白宜修在一起,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爸爸那么疼我,也希望过得好,自然会根据我的情况,考察对方。在确定对方对我的心意之后,外界的条件,他也认可,所以根本就不会拒绝。

事实也是如此,我们在一起之后,得到亲人和长辈的祝福,我们很幸福。”

“你现在可以回到城里了,你后悔吗?”王明玉问道,等到说完,才想起白宜修也在,她这样说,有点失礼,“对不起,白宜修,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有点好奇。”

白宜修轻笑,点了点头,“没关系!我和盈盈的感情以及我们的婚姻非常牢固!同时我也很自信,我的努力和能力能够配得上盈盈的优秀!”

白宜修的话让王富阳王太太十分赞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