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他下楼梯那一边,年轻的女宾客,速度增多。

哪怕对外宣布有女朋友,女朋友还在现场,也一点都没有削弱他在名门千金中的人气。

人气甚至比慕厉琛还高。

他下楼后,便矗立在会场一角,薄凉的眉眼朝星辰望过来,眼底没有一丝情愫,哪怕都要结婚了,两个人仿如不认识一般。

他那眼神,让星辰生气了。

星辰扭头,直接从大厅出去了。

不想和慕霆萧待在一个空间。

谭哥见星辰走了,马上和几位老总告辞,追出去。

这回两人生气,就一眼都赌气要走。

在谭哥看来,也没多大的事,不就上个夜店出了点事吗?

还真不依不饶了?

他追赶到星辰,连忙劝住:“宋小姐,您别急着走。”

乡村街道旁的迷人小可爱

“不走,你没见他看我的眼神,冷冰冰,我还得看他脸色了?”

“咱们去夜店不对嘛。”

这件事是不对,她道歉了,赔礼了。

但慕霆萧明显不想翻篇,让这件事过去。

他脾气大!

她还没脾气了?

“走,多待一刻我都不自在。”

星辰从内停直行到花园,谭哥在身后耐心劝说,宋星辰依旧没有停步。

穿过长长的花园走道。

马上要出孙家时,身后,有冷清熟悉的男声喊:“站住。”

这个声音几天没听见了。

星辰顿了一下。

回头,慕霆萧站在她身后几米远的地方,眉目冷清望她。

星辰没搭理,转身准备出大门。

“宋星辰,站住。”

星辰没听他的,直跨出大门,走了出去。

谭哥跟在她身后,小声嘀咕,“还说太子爷不关心你,这不追出来了,好好聊,你还真打算跟他黄了?”

以谭哥来看,两人这别扭闹的,都是嘴硬心软。

有什么事,好好聊一下就解决了。

聊一次不行就聊两次。

难不成两个人还要冷战到天荒地老,他才不信呢!

谭哥自动的把位置让出来,退后,走去小官和楚云的方向。

偌大门口宽敞,灯光明亮。

星辰虽生气,但没有再走了。

慕霆萧前行,靠近她。

语气清冷,“还在生气?”

星辰回头看了他一眼,穿着礼服在灯光下显得面容轮廓英俊无比,眼神比刚才稍微好点。

星辰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生气,谁敢生你慕家太子爷的气!”

慕霆萧眉目轻拧,走到她身后,“说人话!”

“我这不是人话?”

慕霆萧看她后脑勺,下巴微翘,满脸的不高兴。

把她转过来,面对自己。

“还要气几天?你知不知道,你和我生气的事,整个公司都传遍了。”

公司现在各种疯传他不行。

这就算了,还传出关于他不行后,星辰要甩了他。

他没在意,但架不住家族内部和老爷子频繁的关心。

以至于现在演变为,有人提出,慕家重新要选继承人,剥夺慕霆萧的继承之位。

继承人~

慕霆萧并不太在意,如果有合适的人选,他可以拱手让出。

就算不在意,但不许有人肖想,从他这里抢了去。

他让,和有人想抢,是两码事。

当然,星辰并不知道一个小小的冷战,让慕家掩藏暗处的矛盾,浮出表面,有风起云涌之势。

星辰瞅了他一眼,有点莫名其妙。

“慕氏公司,管的还挺宽!”

慕霆萧想从背后伸手抱住她,但一触碰星辰的腰间,被她躲开。

手僵在原地。

“好好的,不生气!”

她生气,不过是他跟她过不去!

“我哪敢!”

慕霆萧走到她面前,身姿修长,面容俊逸非凡,站在她面前。

他抬手,对楚云说:“把资料拿过来。”

“是,太子爷。”

楚云把一份厚重文件夹,放在慕霆萧手上。

慕霆萧交给星辰,“你先看看。”

星辰拿着沉甸甸的文件夹,凝眉问:“这是什么。”

“你应该会感兴趣!”

她把文件夹打开,从里面抽出一张合同。

上面抬头是:林世贤贷款分期偿还合同项。

嚯~

林世贤贷款了?

星辰一目十行快速扫下来。

没错,当初她构思设局绞杀林世贤,把林世贤的资金链买空,然后逼他借贷……

再用高利率的贷款套牢,他若是无法偿还利滚利的贷款,会开始变卖股票和资产。

这种杀猪局,在前世星辰经常见,尤其是房地产很多老板,不管是身家十亿百亿的,都因为这种杀猪局变成逃犯。

设这样的局,非常丧心病狂。

但,林世贤也是罪有应得!

如果不是他贪心,想一口吃撑成个大胖子,吞下华南大部分的原木材料,让许多需要原木的工厂难以维持甚至倒闭,他也不会让人有机可乘,被设局宰杀。

上面写着,林世贤向某地下钱庄贷款十亿,周期是一个月,一个月偿还不了,以百分之36的利滚大。

三十六是国家规定的线,只要不过线,不算违法。

但也属于高利贷的范畴。

林世贤很大胆,敢贷地下钱庄高利贷。

“他能还上吗?”

慕霆萧唇瓣淡笑道:“既然设局,就让他没办法还,必须卖掉股份来偿还。”

“哦?真的?”

“所有银行和地下私人钱庄,都打过招呼了,没有人会借给他,谁敢借给他,就是和我过不去,放心,国外来了一大批原木,他借的十亿远远不够,会进行第二次借贷。”

“第一次以原木工厂来低压,第二次,怕是需要林氏集团的股份抵押了。”

那就说明,鱼彻底上钩,进套了。

果然是慕霆萧,做事方式,比她还要狠绝,不留余地。

如此,星辰就开心了。

前世,林世贤以及林家是林佳薇背后最大的支持者。

这一世,又成了林若思嚣张跋扈,敢设计陷害她的底气。

林家一日不死,林若思就永远能蹦跶,各种想方设法害她。

林若思和林佳薇手法是不一样的。

林佳薇上一世有母亲出谋划策,运筹帷幄,能磨刀小火炖肉的慢慢和星辰拉进关系,打入慕氏集团内部,能让公司上到管理层,下到小职员都喜欢她,都帮着她。

让慕厉琛对她另眼相看。

她有智慧,有耐心,有毅力……

而林若思的手法,比林佳薇更加的疯狂和歇斯底里。

不计后果,只想除去星辰。

林佳薇的手段,她并不怕,因为这一世星辰没那么弱,方家都倒了,没有人再帮林佳薇出谋划策了。但林若思这种不计后果,疯狂起来,和人同归于尽的,星辰反而会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