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水果是她们母女的希望,绝不能大意了。

“是,我一定保存好。”刘美华激动,她还从来没有这么多钱。

就在李大厨就要进去的时候,傅盈盈轻声说:“李大叔,天热,你今日离汤锅远一点。”

根据这李大厨的面相,傅盈盈居然能得出这样的推算。本来不想说的,但这个李大厨是个善人,而且还给她家的水果这么高的价格,傅盈盈不愿意李大厨出事,就好心提醒了一下。

孙兴海,刘美华都是一愣。

“哈哈,行啊,今天的确很热。”李大叔笑呵呵,即使傅盈盈是个小孩子,他也和和气气,就当是孩子善意的提醒。

孙兴海调头,问刘美华和傅盈盈,说:“难得来一次县城,你们有什么要买的吗?”

刘美华哪里舍得花这些钱,连忙摇头,“不用了,天怪热的,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就是回去,咱们也该吃好早饭再回去。”孙兴海早就饿了,不由分说地带着刘美华,傅盈盈去吃早饭。

大肉包子,胡辣汤,油条,豆浆,吃得饱饱的。

孙兴海抢先付钱,他饭量大,吃得多,怎么好让刘美华付钱?

“兴海哥,今天你帮我们拉车,卖水果,现在还请我们吃饭,我······我真不知道如何感谢你!”刘美华感激说,得到别人的帮助,就要回报过去,要不然心里不自在。

可爱甜美阳光花房姑娘迷人气质写真

孙兴海浑不在意,一边走,一边说:“你忘了去年冬天我家着火了,我娘摔断了腿跑不动,还是你冲进去把我娘救出来,否则我娘······有什么事情比人命还大的恩情?我就是做再多,也报答不了你的救命之恩。”

傅盈盈一愣,好像有这回事,妈妈冲进去救了孙二奶奶,长长的头发都被炒焦了。

刘美华连忙摆手,“都是乡里乡亲的,怎么能见死不救?兴海哥,可别这么说。”

傅盈盈听到妈妈和孙兴海互相谦虚,感谢,心里觉得好笑,这两个人都是实在人,同时她也明白了昨日退婚时,为何孙兴海愿意帮他们。

好人有好报!

前世孙兴海也帮过他们不少忙,但那时候妈妈软弱,她无能,即使别人想帮,也帮不了一辈子。

一切都得自己先自强,别人的帮助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她们上了孙兴海的拖拉机,回去是空车,速度快了很多。

当村里人看到刘美华,傅盈盈坐在孙兴海的拖拉机上,纷纷看过来,十分好奇。

这刘美华虽说不是寡妇,那也是离了婚的单身女人,那孙兴海都三十岁了,还没结婚。

这两个人······是不是······

敏感的刘美华感受到来自于农民群众的八卦目光,低下头,脸通红。

傅盈盈皱眉,小声提醒说:“妈,咱们行得正,坐得直,心里坦荡,不怕别人看,也不怕别人说。”

刘美华听了之后,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勇敢地抬起头,跟村子里的人打招呼。

这样做,村子里的人,反而觉得没什么事情,村子里很多人坐过孙兴海的拖拉机。